外婆桥

上一次写这个题目是上一次
上一次回家的时候是外婆忌日

晚上散步跟爸妈和姑姑打电话
妈昨天回的家, 因明天是外婆的生日祭

晚上散步到华侨城吃的永和,油条豆浆很是不错.还拿了2011小本本. 坐我旁边的一家人,三代人围一起开心地吃,我冲他们微笑,他们也是.
我是想外婆了,我却只想起那冬日阳光打下来的蓝方头巾,但南国没有冬天. 外面蓬松松地掉了几点雨.

有点凉,所以今朝穿了件外套出门,
想到了小学时候,沿着校门正中进里的那条砖路,两旁是青映的花园.里面有冬青翠柏还有枙子花开.
那一天是我三年级, 我跟数学老师一起去办公室.走路上随便聊着聊着我讲起了外婆,
“我外婆走掉了,”
“走去哪了 ”
然后就是我们双方的沉默,我只记得的就是这两行字了,大概今朝我也怕为甚么当时竟这般用词.

印象深直到后来,再提到外婆时候
特别是在母亲面前,我从来只说走,不谈生死二字. 他们倒不避讳了渐渐.

我是真的想外婆的
从小都想, 而如今已然天涯海角了.

我还能想起的情境越来越少,
我已经无法去问清外婆当初娘家的那些事体,他们都随着西河一直北上了.
也再不弄得清楚她当初撑起家业的那份艰辛,
但外婆是那个时代下无可置疑的 优秀女子.
她带着所有的荣耀和遗憾而走.

外婆走了之后 外婆桥也没了

那一道残阳朴素地打红了冬青
外婆走了17年了,我真切地知道 因我把这17年中的16年,拿来读书了.

士成士,农成农,工商成工商.

小时候, 掇了一张小方凳 坐在场院里
数着天上的星, 妈说,那一颗最亮, 是外婆.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6 comments

  1. Lucia says:

    你这样记得外婆,叫人感动哦

  2. suse says:

    @Lucia
    一年比一年更想,
    外婆渐渐成了妈和姨口头的唠叨了.
    却在我眼里,一点一点影像渐渐地清晰起来.

    可这种牵挂,17年从未敢在嘴里说出.

  3. jaseywang says:

    看不出来哥哥还能写出这样细腻的文章~

  4. suse says:

    @jaseywang
    见笑见笑,一只男人喊我哥,我鸭梨巨大….

    好心情最好了~

  5. jaseywang says:

    @suse

    要不喊大叔?姐姐吧?

  6. suse says:

    @jaseywang
    我怕你了。。。直接喊suse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