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ppy NewYear

我肯定是会写这个日志的,每年都是这样子,本来也许想在机场写,但怕那里人多,控制不好情绪,让自己显得不开心了.

我一定是想回家的,特别是到了这一年的最后一天,我想家。这一年来的时时刻刻都想,但我自己一点点地断了这分念想。

谢谢你们,让我与你们一起度过这一年,如果你们曾经记得我话特别多的时候,我特别活蹦乱跳的时候,那么那个时候,肯定是我很低落很不开心的一段时间。我开心的时候会很安静。

就在一天前我想到了一个主意,因为我可以预料到我即将收到不少的新年贺卡,我也应当share我的一点点快乐,一点点也算是好的。但我昨天没有买到贺卡,只买到了大红包。我今天中午才拿到的贺卡,由于需求量上升我晚上又加了一小叠。看着桌上的那么些卡片,其实挺开心的,挺开心是因为我想别人大概会看了应该开心罢。

一段时间以来,我一直想回避一个词,抑郁。回避是因为我不够相信自己,我觉得自己不应该是这个状态。但我想,这是一个很危险的信号,危险是因为我还刚刚才察觉到。因为我开心不起来。在最近的时间里,我尽可能让自己去多跟人讲话,多去散步多去搭讪多去做想做的事体,这些事体还是有效果的,至少有时候能让我看起来笑得很自然。

但笑不是开心,不开心,是因为我失去了那种让自己变得开心的能力。我有一段时间,在指责和自责中度过,庆幸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而我其实并不害怕这个,我怕的是自己会变得不再相信从前。不再像以前那样,相信红灯停绿灯行,相信天黑了太阳一定是下班回家了那般那般。

我有时候会去求别人,这是一个很痛苦的决定。因为求别人总是不好意思的,但我真的很想求别人与我聊天,不是想聊不开心的事体,反而是想聊些快活的想法,这样自己会好受好多。因此我在过去的大半年里打扰了很多人,让人讨厌,有时候甚至也觉得自己有点让自己讨厌了。这是不好的想法,但我确实有这样的想法。我回避不了的。

我为什么会这样,其实我也不太清楚,当朋友陪着我聊天时候,其实我能开心起来,但然后就是失落,就像你站在门前束手无策因为你没带钥匙,于是朋友来到你面前他陪你一起站在门外看风景。你可以流连于风景,但你忘不掉,你没有带门钥匙,你在天黑之前就会变得焦躁不安,因为你没有带门钥匙,于是你渐渐就失去了看风景的心情。

有些人说,他们懂你。我信,因为相信我这个人可以被读懂。

信任是一个很奇怪的东西,你觉得他好的时候,那就是一个可以靠着的枕头,你觉得他不好了,他就马上变成一只刺猬。在这一年里,有人把信任交给了我,我却慢慢让这份信任变成了不信任,于是我们相互,成了刺猬。那些时候,我都有在求一个解释机会,但我给不了解释,就像是很多时候胸闷了会变得语塞,我不知道怎么去开口。我直到现在才发现,我竟然不能在一个人面前伶牙俐齿,这已经不是我了。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痛苦到在折磨中失去自己,我不知道怎么找回来。

朋友,是一个很好的所在。就像下雨了要打伞,刮风了要披上外套一样,顺理成章。我很庆幸有这么一帮人,在我快顶不住的时候撑着我。 他们不会装模作样和我一般不开心,他们会告诉我,脚踩着地头顶着天,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活法,坚持也是开心的。我经常到处跑,其实这也是一种回避,我去找我想找的人,说想说的话,如果一定要看成是一种强求,那就是强求,如果非得说是逃避,那就是了。

我一直的追求,是安静的生活。安静不是没有打扰,而是自己可以控制自己。可以调节自己,让噪音变成乐音,让不安变成欢乐。这都是很难做到的事体,我慢慢在做,我觉得有时候不难。

这一年变得很快,其实很多人知道我这一年得到了什么,失去了什么,无论是工作和生活,人不会是孤立于群体的存在。但我看问题有时不看得失,看经历。若太过计较得失,那就得不偿失了。但得到的总让人欣慰,失去了总是会失落,这是常情,我还是正常的。

最近有些挺可爱的看法,上次有一同学评点以前的SinoSuSE,说他是一只’性格暴躁的科学怪人’,我看了笑好一会儿,挺好玩的看法,我以前真没觉得呢。碰巧前两天一只小同学给我的评论是’乐于帮人做作业’,其实我现在想来,倒也奇怪呢,我大学作业都没几次自己做的,中学也是。什么时候我变成这样子的了。
我找到的解释是,现在与以前的那只我,真有不同了。我记得那天人家要做作业,是我生日那天。我生日那一天,除了各家银行和店铺的生日祝福, 一共有三只女人找我聊天,一只抱怨工作不顺心,于是我安慰伊好好工作好好坚持。 一只抱怨感情没嚼劲,然后我跟她讲一切随缘不要太过调皮。还有一只呢,就是半夜11点半说12点要交作业没完成。我试着开始做作业,但还是没有及时完成,晚了些时间,因为我确实好久没有碰过这玩意儿了。
写这么长,其实不是有什么企图心,或者说有企图那也很简单,现在的我想有人陪着我,陪我聊天什么的就好了。所以最近,我只是想找人多陪陪我聊聊天胡侃侃就好了。

所以,我变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好转,但现在这个状态总是会改变的。 因我再不可以随便去找人聊天,甚至求别人麻烦别人去聊天,这样子不好。我相信自己会好起来的吧。

很不幸运自己在这么开心的新年交际还沉陷在这样的状态里,但我不会放弃自己的,suse从来不会。我很庆幸,我会有一个并不短暂的假期,我相信我可以尽快地调整状态,让自己变好。就像窗玻璃一样,我2年没有擦过,他就成了我实验室的窗玻璃了,外面打着不太暖的阳光,路灯亮的时候一条宁六路很是漂亮。
擦擦玻璃,亮堂一点,有时候开开窗户也好的。

我想先不整理行李了,明天再说。我会马上去休息,然后明天,我会在清晨把这些明信片投进邮筒,希望你们相信,我是在以欢快的心情同你们分享喜悦。那样我很开心的会。因为你们应该知道,我今天写这些字的时候,很高兴了,因我想着的是你们读到这些时候高兴的样子。

新年快乐,身体健康,大吉大利,
suse

ERROR: no PST quorum in group: required 2, found 0

今天在Xdata上犯了个小错误。。 上午忙活了半天
几个DG一直没办法MOUNT,显示问题很难看。只觉得是disk missing 又没说具体哪个disk,
然后 mount force也不顶用。

找了半天发现是重启instance时候不小心,discovery_string改掉了,
是我以前本用来建OCRVD时候,DG太多用来过滤的,于是只好改了回来。。

然后mount就一切顺利了。。。看来有时候小细节不能忽视啊。。

12月26日,晴

家里还是冷,主要是昨天降了温落了雨.
但外面太阳好得紧,下午还是去了生态广场那边坐着

挺暖和的,我还拿了只坐垫..>>其实是靠枕..55

看看书,还有WIFI可以用,很是舒服.
还见了一双胞胎LOLI,特可爱o~

拍的时候这位小哥特配合还主动来了N个Pose~~

所有的装备都捎上了….

全部给养~~

晚饭还是永和~

ppt说胖子永远没前途,于是我夜宵从良了..▽只汤圆..

外婆桥

上一次写这个题目是上一次
上一次回家的时候是外婆忌日

晚上散步跟爸妈和姑姑打电话
妈昨天回的家, 因明天是外婆的生日祭

晚上散步到华侨城吃的永和,油条豆浆很是不错.还拿了2011小本本. 坐我旁边的一家人,三代人围一起开心地吃,我冲他们微笑,他们也是.
我是想外婆了,我却只想起那冬日阳光打下来的蓝方头巾,但南国没有冬天. 外面蓬松松地掉了几点雨.

有点凉,所以今朝穿了件外套出门,
想到了小学时候,沿着校门正中进里的那条砖路,两旁是青映的花园.里面有冬青翠柏还有枙子花开.
那一天是我三年级, 我跟数学老师一起去办公室.走路上随便聊着聊着我讲起了外婆,
“我外婆走掉了,”
“走去哪了 ”
然后就是我们双方的沉默,我只记得的就是这两行字了,大概今朝我也怕为甚么当时竟这般用词.

印象深直到后来,再提到外婆时候
特别是在母亲面前,我从来只说走,不谈生死二字. 他们倒不避讳了渐渐.

我是真的想外婆的
从小都想, 而如今已然天涯海角了.

我还能想起的情境越来越少,
我已经无法去问清外婆当初娘家的那些事体,他们都随着西河一直北上了.
也再不弄得清楚她当初撑起家业的那份艰辛,
但外婆是那个时代下无可置疑的 优秀女子.
她带着所有的荣耀和遗憾而走.

外婆走了之后 外婆桥也没了

那一道残阳朴素地打红了冬青
外婆走了17年了,我真切地知道 因我把这17年中的16年,拿来读书了.

士成士,农成农,工商成工商.

小时候, 掇了一张小方凳 坐在场院里
数着天上的星, 妈说,那一颗最亮, 是外婆.

HL Twitter手动调整显示时间

因为主页上面HL Twitter显示时间经常不准
显示Thread时间都会差8个小时

这是我的SP和我本地北京时间的差距,
不管他,就手动去调了一下时针

Editing hl-twitter/hl_twitter.php (active)
add following line at the beginning, following “<?php” tag:

把HL要用的时区往前拨了8个钟..不管他…我只要CST访问看着正常就好了
至于到了夏令时,估计也没问题…再改呗